儿童CHB防治越早越好!我国首部《儿童慢性乙型肝炎防治专家共识》要点速递

作者:国际肝病网 发表时间:2024/6/3 20:24:20 标签:指南

我国儿童乙型肝炎病毒(HBV)感染以母婴传播为主,自1992年在全国范围内推行新生儿乙型肝炎疫苗接种以来,儿童HBV感染率已经显著下降。但由于地区发展不平衡,在经济不发达地区,阻断母婴传播和预防接种等措施难以普及,乙型肝炎母婴阻断失败的情况仍然存在。同时,我国人口基数庞大,HBV感染存量大,育龄期女性的HBsAg流行率较高(6%-8%),儿童慢性乙型肝炎(CHB)防治任务仍然严峻。
 
儿童HBV感染者尽早接受抗病毒治疗,有助于延缓患儿疾病进展,对于减轻我国肝病负担、早日实现世界卫生组织(WHO)提出的“2030年消除病毒性肝炎公共卫生危害”的目标具有重要意义。为此,中华医学会感染病学分会、肝病学分会、儿科学分会感染学组和国家感染性疾病临床医学研究中心组织有关专家,联合统计学、药物学、伦理学和法学等多学科专家,以国内外CHB防治指南及近年来儿童CHB抗病毒治疗的临床研究进展为依据,结合我国诊疗实际情况及经验,制定了我国首部《儿童慢性乙型肝炎防治专家共识》(以下简称共识)[1],以期为儿童CHB的疾病防治和临床决策提供更多的参考和依据。
 
论文首页截图
 
特约点评

王福生院士
 
近日,我国正式发布了首部《儿童慢性乙型肝炎防治专家共识》,它标志着我国在儿童乙肝防治领域迈出了坚实的步伐。
 
首先,乙肝病毒的母婴传播是我国儿童感染的主要途径,而新生儿期接种疫苗和特异性预防措施的实施,对于阻断这一传播途径至关重要。共识明确指出了预防接种的时机和方法,同时强调了对高病毒载量孕妇的抗病毒治疗,这将有助于进一步降低儿童乙肝感染率,从而减轻肝病负担,为儿童健康保驾护航。
 
其次,近年来的研究显示,针对儿童CHB尽早开展抗病毒治疗有利于提高临床治愈率。与成人相比,儿童CHB患者的抗病毒治疗能更加快速、有效地实现HBeAg和HBsAg血清学转换。此外,启动抗病毒治疗的年龄是影响儿童临床治愈率的关键,年龄越小治愈率越高。
 
再次,TAF作为一线抗HBV治疗药物之一,具有强效低耐药以及良好的长期安全性。今年3月美国FDA批准TAF治疗体重25公斤以上的6岁及以上儿童,TAF的适用人群范围扩大),不仅为临床医生提供了更多的治疗选择,也为患儿带来了更多的希望。
 
总之,《儿童慢性乙型肝炎防治专家共识》的发布意味着我国在儿童乙肝防治共识上已经实现了从无到有的突破。此次共识的发表不仅展示了我国在儿童肝病领域的专业水平,也为儿童乙肝疾病防治和临床决策提供了科学依据。相信未来,通过大家在儿童肝病领域的不断探索,我们一定能使更多儿童CHB患者走向临床治愈,共同助力2030目标的实现!
 
该共识共有18条专家推荐意见,涉及预防接种、诊断以及临床抗病毒治疗等多方面内容,具体推荐意见整理如下。
 
预防及健康教育
 
鉴于我国儿童HBV感染主要为母婴传播,因此预防儿童HBV感染的方法主要包括对高病毒载量孕妇进行抗病毒治疗、新生儿出生后接种乙型肝炎疫苗、对HBsAg 阳性母亲的新生儿同时注射乙型肝炎免疫球蛋白(HBIG)等特异性措施,以及开展血清学筛查和健康教育等一般性措施。
 
不同情况下预防接种的相关建议
 
出生前预防
 
推荐意见1:对于HBV DNA定量≥2×105 IU/mL或HBeAg阳性(无条件检测HBV DNA定量的情况下)的孕妇,建议于妊娠24-28周开始抗病毒治疗,推荐使用富马酸替诺福韦酯(TDF);对于不适用TDF者,可考虑富马酸丙酚替诺福韦(TAF)治疗。
 
出生后预防
 
推荐意见2:HBsAg阳性母亲的新生儿,应在出生后12 h内尽早完成首剂乙型肝炎疫苗的接种,并注射100 IU HBIG,在1月龄和6月龄时再分别完成第2 剂、第3 剂乙型肝炎疫苗接种。
 
事实上,即使进行疫苗接种,也仍有5%-10%的HBeAg阳性且HBV DNA高水平的母亲所产的新生儿发生HBV感染[2-3]。因此该共识鼓励HBsAg阳性或HBsAg检测结果不明确的母亲所产新生儿,最好能在完成第2剂疫苗接种的1-2个月后进行HBV血清学标志物检测,以便能及早发现并治疗HBV感染。此外,该共识也提示需要特殊关注一些如危重症新生儿、应用化学疗法(化疗)或免疫抑制药物治疗的儿童、实体器官移植儿童、HIV感染母亲所生的新生儿,以及疫苗延迟接种儿童的疫苗接种注意事项。
 
临床表现与诊断
 
推荐意见3:HBsAg阳性和/或HBV DNA阳性,表明已经发生HBV感染;对于ALT正常[≤正常值上限(ULN)]的慢性HBV感染儿童,可考虑肝组织病理学评估(尤其年龄>7岁)。
 
 
抗病毒治疗
 
治疗目标
 
通过对儿童HBV感染者及时进行抗病毒治疗,最大限度地抑制病毒复制(HBV DNA 低于检测下限),促进HBeAg血清学转换,消除或减轻肝细胞炎症坏死和肝组织纤维化,进而追求临床治愈,从而阻断或降低进展为成年期慢性肝病和失代偿期肝硬化、肝衰竭、肝细胞癌(HCC)等终末期肝病的风险。
 
治疗适应证
 
推荐意见4:对于HBeAg阳性和HBeAg阴性的CHB儿童,无论年龄大小,均应抗病毒治疗。
 
推荐意见5:对于HBeAg阳性的慢性HBV感染儿童,若年龄为1-7岁,在与监护人充分沟通且获取知情同意的前提下,应考虑积极抗病毒治疗;对于7岁以上的儿童,在与监护人充分沟通且同意的情况下,建议进行肝组织检查,如肝组织炎症坏死分级G≥1或纤维化分期S≥1,应积极抗病毒治疗。
 
 
儿童抗病毒治疗药物
 
01
 
抗病毒治疗药物的选择
 
目前用于儿童的抗病毒治疗药物包括核苷(酸)类似物(NAs)和干扰素α(IFN-α)两大类,详见下表。
 
 
推荐意见6:关于抗病毒治疗药物选择,1岁及以上儿童可考虑选用普通IFN-α治疗,2岁及以上儿童可选用ETV或TDF治疗,3岁及以上儿童可选用Peg-IFN-α,6岁以上儿童可选用TAF治疗(1岁以下婴儿治疗药物选择见推荐意见11)。
 
 
推荐意见7:对于1-7岁的HBeAg阳性或HBeAg阴性CHB儿童,在获得监护人知情同意基础上,可采用IFN-α/Peg-IFN-α或NAs单药治疗,治疗过程中根据儿童应答情况考虑是否联合治疗;对于7岁以上的HBeAg阳性或HBeAg阴性CHB儿童,充分考虑利弊后,可起始IFN-α/Peg-IFN-α联合NAs治疗。
 
02
 
抗病毒治疗疗程及停药时间
 
推荐意见8:儿童接受IFN-α/Peg-IFN-α治疗疗程一般建议为48周,延长疗程可进一步提高疗效,但需充分评估延长疗程的利弊,连续治疗总疗程不应超过96周。在IFN-α/Peg-IFN-α治疗期间应密切观察其对儿童生长的影响。
 
IFN-α/Peg-IFN-α的不良反应主要包括流感样症候群、外周血细胞减少、短暂性的生长延迟、神经精神异常、自身免疫现象等。有研究显示在治疗48周时,CHB患者并不会出现短暂性的生长延迟,但持续治疗96周时可能会出现,因此在IFN-α/Peg-IFN-α治疗期间应密切观察其对儿童生长的影响。
 
推荐意见9:NAs停药标准,对于HBeAg阳性CHB儿童,HBV DNA转阴、HBeAg血清学转换后,若达到HBsAg<100 IU/mL时停药可降低停药后复发风险;对于HBeAg阴性CHB儿童,NAs治疗持续至HBsAg转阴伴或不伴抗-HBs出现,随后继续巩固治疗至少6个月后可考虑停药。
 
推荐意见10:IFN-α/Peg-IFN-α停药标准,HBeAg阳性CHB儿童治疗持续至HBeAg转阴伴或不伴抗-HBe出现、HBsAg转阴伴或不伴抗-HBs出现后,巩固治疗12-24周可停药;未实现HBsAg转阴者,治疗持续至HBeAg血清学转换后,巩固治疗12-24周可考虑停药,总疗程通常不超过96周。
 
特殊情况的抗病毒治疗
 
此次共识针对特殊儿童CHB患者也给出了相关推荐意见,具体推荐意见详见下表。
 
声明:中国批准TAF治疗适应证为12岁以上且体重至少为35 kg的成人和青少年慢性乙型肝炎患者;2024年3月美国FDA更新了TAF用于治疗慢性乙型肝炎的适应证,批准用于6岁及以上且体重至少为25 kg的儿童。
 
参考文献:
 
[1]中华医学会感染病学分会, 中华医学会肝病学分会, 中华医学会儿科学分会感染学组, 等. 儿童慢性乙型肝炎防治专家共识[J]. 中华肝脏病杂志, 2024, 32(5):435-448.
 
[2]Zou H, Chen Y, Duan Z, et al. Virologic factors associated with failure to passive-active immunoprophylaxis in infants born to HBsAg-positive mothers[J]. J Viral Hepat, 2012, 19(2):e18-25.
 
[3]Lu Y, Zhu FC, Liu JX, et al. The maternal viral threshold for antiviral prophylaxis of perinatal hepatitis B virus transmission in settings with limited resources: a large prospective cohort study in China[J]. Vaccine, 2017, 35(48 Pt B):6627-6633.
 
[4]儿童临床常用生化检验项目参考区间-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 (nhc.gov.cn)/Accessed:May 2024.
 
[5]Zhang M, Li J, Xu Z, et al. Functional cure is associated with younger age in children undergoing antiviral treatment for active chronic hepatitis B[J]. Hepatol Int, 2024, 18(2):435-448.
 
[6]张鸿飞 , 朱世殊 , 杨晓晋 , 等 . 小儿乙、丙型肝炎临床与病理研究 [J]. 传染病信息 , 2006, 19(3):130-131, 141.
 
[7]Li J, Fan P, Xu Z, et al. Functional cure of chronic hepatitis B with antiviral treatment in children having high-level viremia and Normal or mildly elevated serum aminotransferase[J]. Journal of Clinical and Translational Hepatology, 2023, 11(5): 1011.
 
[8]Zhu S, Zhang H, Dong Y, et al. Antiviral therapy in hepatitis B virusinfected children with immune-tolerant characteristics: a pilot open-label randomized study[J]. J Hepatol, 2018, 68(6):1123-1128.
 
[9]Jonas MM, Chang MH, Sokal E, et al.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of entecavir versus placebo in children with hepatitis B envelope antigenpositive chronic hepatitis B[J]. Hepatology, 2016, 63(2):377-387.
 
[10]Murray KF, Szenborn L, Wysocki J, et al. Randomized, placebocontrolled trial of tenofovir disoproxil fumarate in adolescents with chronic hepatitis B[J]. Hepatology, 2012, 56(6):2018-2026.
 
[11]中华医学会肝病学分会, 中华医学会感染病学分会. 慢性乙型肝炎防治指南(2022年版)[J].中华肝脏病杂志, 2022, 30(12): 1309-1331.
 
[12]Schwarz KB, Bezerra JA, Choe BH, et al. Efficacy and safety of tenofovir alafenamide(TAF) at 2 year in children and adolescents with chronic hepatitis B(CHB) [J]. Hepatology, 2023, 78(S1):S515-517.
 
(来源:《国际肝病》编辑部)
 
 
声明:本文仅供医疗卫生专业人士了解最新医药资讯参考使用,不代表本平台观点。该信息不能以任何方式取代专业的医疗指导,也不应被视为诊疗建议,如果该信息被用于资讯以外的目的,本站及作者不承担相关责任。
责任编辑:付丽云

发表评论

提交评论
返回
顶部